Friday, 4 September 2020

三十而已

二十几岁的时候,怎么敢去想像三十岁的摸样。
不知不觉,即使总是身在遥远,却一起看过了彼此最糟糕的摸样,也一起陪伴过彼此最美好的时光。
后来三十岁了,日复一日,尽管什么都变了,却依然不变的抢着在十二点正祝福彼此,为了谁比谁快一秒而吵个不停。
你说过,二十岁,不甘平淡;三十岁,只想简单啊。
就像这样,简简单单地,在早晨目送你上班;坐在你的车,经过你常经过的路,听着你最爱的歌;去了你最爱的日落point;听你诉说你的生活点点滴滴,吃了你也喜欢的Tuaran Mee。

我好喜欢,就这样。

Sunday, 16 August 2020

懂得生活的人

直到遇到了她。
我才明白什么叫做活得漂亮。

也许因为职业的关系,我遇到的都是悲观或悲惨的故事。
后来渐渐只好学会了,如何不把工作带进生活,如何不要因为工作而影响到自己的情绪。

她是一个很懂得聊天的人。从大体老师的小插曲,聊到电视节目,然后再聊到烘培和命理,还有她对理发的概念。

我看到的是她对生活满满的好奇心和热情。
就算聊到不开心的事,竟然是觉得如此轻松的。

我甚至觉得,她是一个对生活特别细心的人。
会不会是因为我没有心去打开她内心的世界,所以看到的是满满的阳光,还是她本来就是个阳光。

哦。她是一位有着两个女儿的单亲妈妈。可是你却不由自主的觉得她是如此的有气质。

有的人,真的很懂得生活。
没有诉说什么伟大的梦想或遗憾,可是就是对生活如此的得心应手。

我想,这是多美好的事啊。

放下所有的梦和烦恼,剩自己就好。

Monday, 3 August 2020

灿烂


 怎么去拥有这一夏天的风

Wednesday, 27 May 2020

归属感


生活的源动力,似乎都离不开归属感。
可能是某个人,某个地方,或某段故事。
从而衍生在忙碌中的一种期待。
对回家的期待。对相聚的期待。对节日的期待。

如果有一天,那份归属感不见了,日子过下去的意义又是什么?

《想见你》有句话说:不是因为您对这个世界太过绝望,而是因为您对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期望。

意义,
我不知道。
只觉得好像来不及感受伤感,日子就这样地过去了。

Monday, 13 April 2020

长大



那天有个朋友说,他突然想起,已经无法像以往那样,从部落或社交方式得知自己某个好友的近况了。

那时的他,总是会翻看那时不时就会更新的部落,从而得知朋友的心碎,遇到的瓶颈,的失落等等。纵使算不上给予最温柔的安慰,却始终给予不离不弃的陪伴。

哦。他们曾经要好得到某个程度上,朋友在机场等候飞机的时候,打了一通电话对着他哭述说,又失恋了。
他感叹说,那是他对这友谊的被重视感的最后一个记忆了吧,也许。

后来。
再后来。

别说过得怎样,他连朋友身在哪个国家也不清楚了呢。

其实是因为大家都过于忙碌。还是,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啊。

那天和一位很要好的朋友深夜聊天。其实,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聊关于生活了。朋友说,看到前任在面子书发了结婚照,当下的难过,就不在言下了。怎么当你还在如此痛苦地无法放下一个人,但那个人却如此地轻易放下和向前进了啊。更瞅心的是,陆续看到她的朋友点赞和祝贺。当中还有一些很要好的朋友。

如果你的好朋友失恋了,甚至你知道她是怎么受伤的,你还会对她的前任点赞,甚至留言得仿佛,你的好朋友的感受是不存在的吗?

最近在看着一部韩剧“夫妻的世界”。妻子的敏锐察觉了丈夫的出轨,但这还不是最伤人的。更痛心的是,她曾向好友倾诉,身边的好友都知道了,却还隐瞒着她,更是与丈夫的出轨对象一起出游。

有些举动看似无意,但,我们在感情上,无论是爱情还是友情,寻找的只是一份重视感。但很多时候,感觉终究无法平衡。怎么去衡量谁比谁在乎呢?但感觉,总不会是虚假的吧?


当那份重视感再也没有被保温,日行渐远,什么都留不下来了。

就好像,嘴边总挂着爱你的人,但你却感受不到,那,还是爱吗?

Friday, 3 April 2020

洪流

这些年,我仿佛只在忙着做我自己。

在记忆的洪流来袭中,我紧抓着了浮木,
然后离开水面,很努力地吸了几口气,仿佛深怕,再多浪费一秒。


当时间终究过去,当所有的人事物终究会被洪流淹没。
而我,会继续沉潜在,那不曾存在的那个夏天,等待下一个缝隙。

Saturday, 21 March 2020

病毒与人性



曾经和朋友讨论,倘若世界末日真的到来,你最想要做什么?

我想要回家。

很久以前,大概是中学时期,隐隐约约还记得自己观看新加坡电视剧,描述当时SARS的严重病情及医务人员的殉职,电视剧还配合了五月天的“天使”,当下的心情很复杂。

很多很多年以后,又来了一场不知何时会结束的COVID-19,这现时代的战争,而各国的差异,只在于时间的迟,或早而已。

新年的时候,看着许多文章和影片,描述这疫情如何在中国失控,及许多真实的悲情画面。我甚至悲观的在想着,这些视频的人们,是否还活着?

一个月后,政治的动荡比预期来得的早,疫情也在这里蔓延。比起一个月前,我们还在自由走动,工作,甚至过年。后来,原本打算去印度的赴的重要考试也因为世界疫情的状况被当局被迫取消,因为现阶段生命和健康已经重要过其他的事了。然后,现在每天看着数据的不断增加,人心惶惶,并且参杂了许多人类的傲慢与无知(已经对与隐瞒旅游史然后无知地散播病毒的人们绝望了)

在这国家,过了几十年还算是安逸的生活,谁会想到在2020年的自己,竟然是活在这个政治动荡,医疗系统与经济接近崩溃的年代?

国家的好日子,真的是已经逝去了。
在病毒和死亡的面前,人是何其的渺小与脆弱。

世界末日前,没有什么比自己的最牵挂的人还重要。
而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是其中一名医务人员,除了很坚强的面对与对抗,别无选择。

回家,已经不是我们拥有的权利了。每天只能打电话回家,极度担心自己的家人会有什么症状或不适。

最可悲的,莫过于合约医生。最先被派到最前线,然后也一并收到合约只剩两年的通告,倘若一不小心中了病毒,或许事业就会比两年提早结束。他们照顾着生病的人民,那,谁来照顾他们?也许这个决定的原因只是,国家已经没有办法再支撑这个系统了。

除了健康的危机,还有生计。我看着在行动控制法令前,一蜂窝狼狈地前往新加坡继续工作的马来西亚人,必须在一天内解决所有问题,心里不由衷地的难过。曾在凌晨经过新马长堤的人都明白,这些只是一群为了生活而每天冒着生命危险的人。还有许多在媒体不被报导的活在低层的人士,为了一口饭拼了所有的命,现在被病毒影响到生计,何去何从?没有活过那种极度担忧生计的,或是幸运地可以work from home 的人,实在无法理解这种感受。

而,这或许不只是忍耐过十四天管制可以如此轻易解决的问题。十四天后,倘若数据继续上升,人民继续无知与事不关己,那,如何?

我收到许多关心的信息,你那边怎么样了?一切安好吗?

其实,纵使是医务人员,显得冷静及继续工作,但大家的内心都很担心。

担心什么?

我们的父母及家人,我们的伴侣,我们的孩子。

会不会有一天,当我们在尽力帮助其他的病人,给予我们最大的努力与奋斗;却在自己最亲近的人面前,显得极度的无助?

会不会有一天,当一个又一个的同事被隔离及显阳性,当我们与病毒的距离越来越接近,那,谁来照顾病患?还有那些除了病毒以外,患癌,心脏病,车祸等等的病患?

病毒的存在,或许只是地球想要达到平衡而削减人类数据的方式。
看似残酷,但这年代,人类拥有着太多欲望,对地球造成极大的伤害。

五月天,最重要的小事里一句歌词:世界纷纷扰扰喧喧闹闹,什么是真实。

愿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