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1 February 2019

宇宙爆炸之后

“你永远都做不了演员。”
“永远是多远?”
“永远就是到宇宙大爆炸的那一天都不可能。”

“那宇宙爆炸之后呢?”

你说你很喜欢这部戏的这个对白。
不知怎么了,我让你看回了那个二十五岁时受伤的那个自己。
那个很勇敢,也很善良,却遍体鳞伤的自己。
翻回过去的纪录,我想那样感性的情绪和文字,我再也写不出了。
我笑着说啊,我又不是坏人,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是不是我不值得幸福啊?
就像戏里的那个女孩,她没有像其他人的优势,但她比其他人都还努力,她比其他人都还坚持,可是在戏的中场,还是失去了所有,包括她自以为最真挚的感情。
后来的故事情节,以她在马路上自杀式的骑单车方式,来告知他人,她终于放弃了,认命了。

你说我很善良。我说我不是。
在笑声在纳闷在眼泪里,在生活里,我已经对“善良”这两个字,厌倦了。

我說我要找個可以為彼此可以上九天攬月,下五洋捉鱉的人。你卻對我說“你會找到那個人的”。

我想,有些事情是注定的。注定时间不对。
而我们,注定是一些人的现在,也注定是一些人的过去。

后来的我们,什么都有了,却没了我们。
后来的故事,已经不那么地重要了。

Saturday, 26 January 2019

一半人生



2018尾至2019,是许多生死离别的日子。
读到一句“我的世界,不见了。”,心痛;然后偶尔会问,你,你,还有你,真的是走了吗?

还记得当自己在骨科时工作时,在icu值班的朋友打来一个电话,告诉我,“你的阿嫲在icu,情况不是很好,你要来一下吗?”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边跑眼泪一边不停地流,接下来的DIL 和CPR,这个再也熟悉不过的过程,我却是以家属的身份来经历着,心情极度的复杂。

但是我知道,她解脱了。
毕竟,normal grief,的过渡期,最多半年到一年,终究会放下。

后来的后来,我在自己最喜欢的部门-精神部工作,在面对很多复杂的case,我却始终相信一句话:“你要相信你是会痊愈的”;这句话,很愈疗。从initial的hopeless phase,连我自己对于病人poor prognosis的质疑,后来抱着一个态度就是--不要放弃,就一定会看到希望。纵使心情会随着给予希望和期望直至后来的失望然后再重拾希望起伏,但是就算希望多么的小,我告诉自己,不要放弃病人,要相信,是可以痊愈的;就这样,这样的信念,伴随着我走到现在,才发现,很多时候你会感谢自己,没有轻易地放弃。

活着真好。能够顺畅的呼吸,不用经历respiratory failure 的折磨;能够尽情地吃,不用受尽dysphagia或ugib的痛;能够正常地思考和感受每一寸喜怒哀乐,而不用被neurotransmitter /cognitive 的失误而失去了这一切的权利。

活着真好。像现在,只要身边的人健康,平安,就足够了。真的很足够了。

Saturday, 18 August 2018

Sunset Lover


Someday, you will find someone who will watch every sunrise with you until the sunset of your life

Thursday, 25 January 2018

愿我们能过一个谁都不是谁的一天


仿佛还是昨天,原来昨天已经很遥远。

以为自己才刚从印度回马,原来晃了晃,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
以为自己才要出国留学,那一刻离别的心情依然历历在目,原来日复一日,已经是八年前的事了。
以为自己才刚从中学毕业,正准备踏入KTT,为印度留学准备;依稀记得那个只会读书的自己,那些考场的回忆,躺在球场淋雨的疯狂;原来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

以为自己是昨天才看了五月天的演唱会。
以为自己是昨天才从一个walter mitty 冒险回来。
以为自己在昨天还是那个拼了命去实践心中的一个小愿望的自己。
以为自己在昨天还是那个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那个少年。
以为自己是昨天才失恋的。
以为自己是在昨天才更新了部落格。

后来的我,十年后的我。

一月一号前,朋友记了张明信片告诉我说:“我还记得那个你,充满热忱,聆听者,有梦想,有责任感,爱笑的那个你。”

我对这那些文字,笑了笑,纵使现在的生活面对更多的感触,但现在的我,怎么变得那么冷漠那么现实?冷漠得想在部落打下一些文字都不知从何说起;现实得想打个简讯问候或回复朋友,都觉得累;直至一早起来有五六百条未读简讯都是和工作有关的。

直至读到朋友说的一句:请学会阅读,学会承担,学会细心,学会品味;但请不要放弃你的天真和善良。
疲惫内心停顿了一下,窥探自己心中一个还尚未崩溃的地方。

陈绮贞说:每一天睁开眼,我们都是浮游;平平凡凡生活,轰轰烈烈追逐一个梦;一眨眼,我们都只不过是感情过剩的花朵,除了快乐,别无所求。

后来的你,最想要的,其实是什么?原来,后来的我,最渴望的,只是平凡。

日复一日的繁忙和紧急事件,快速走过医院的角落,有个看护为我开了门,笑了笑对我说:“医生,我每次看你来来回回走了那么远,走得那么快,真的好累。”我笑了笑,说,“这是我的工作啊”,赶紧我的脚步。他在我背后大声说了一声:“医生,谢谢你。”我回头望了一下,问,“为什么?”。他说:“谢谢你帮了那么多人,谢谢你救了好多人。”

心中默默对他说了一声:也谢谢你。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 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 才是唯一的答案

Sunday, 26 March 2017

重要吗?

有些日子再煎熬,却仿佛变得无所谓了。
因为快乐。
因为真真切切地被疼爱着。
现阶段最迷茫的是因为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却还是充满了感恩。
朋友问我:有没有想过,你要成为怎样的医生?
我说:五年前的我,或许会滔滔不绝的对你述说很多梦想。现在的我,只想活在当下和现实。

说真的。长大了。对于很多事,人,他人的评语;都不那么介意。
不需要对任何人埋怨。
不需要对任何人的期待。
学会了成为自己的垃圾桶。
只要记得做自己。
这样,会得到很多预想不到的美好。

我说:谢谢你让我快乐。
你说:谢谢你教会了我善良与单纯的付出。


短短四个月,
还记得在半夜两点on call陪我复习考试的你。
还记得每每我差点因为糊涂被screw的时候帮我顶着的你。
还记得每次back up 我的你。
还记得每次对我说:“你还有我们” 的你。
还记得每次看到我stress的脸却反而爱作弄我只因为要看到我爆笑和气爆的脸的你。
还记得总爱对我说“笑一个啦”的你。
还记得包容我愚蠢至上并不停鼓励我的你。
还记得总是关心我吃了没的你。
我一直问我自己,为什么值得你们的好和疼爱。

很多记忆将会渐渐被遗忘,因为已经没有记录的习惯了。
普通平凡的日子却会轻易把这一切当成理所当然,直到当你开始想念的时候才会发现幸福就在当下。
可是,还重要吗?
重要的是,我知道,曾经有你们,好幸福。
只要对我好的人快乐,我也会快乐。
剩下的日子也即将流逝,是珍惜和有点失落,但也不需要刻意地想念。
下一站的人与故事,交给命运。

Saturday, 11 March 2017

两半


过了那种 “it is okay to cry” 的年龄,以为自己是坚强的。
不知道累,是因为负面的元素的累积,还是因为找不到适合的出口。
那天告诉朋友,每当有人对我好的时候,我会很感动,因为总觉得许多的幸福不是理所当然的。朋友说,是不是以前经历了些什么?我笑了,仿佛觉得过去是发生了很多事,但却怎么都想不起了。

我忘了某个部分的timeline,证明我也失去了某个部分的自己。


我的世界还是被分成了两半。
一个是努力在生活struggle成为更快乐更好的自己。
另一个,是支离破碎的自己。


皮肤被夕阳照射时,很幸福。


不想上班。


我很好。

Friday, 16 December 2016

很久


很久,不知道该在键盘上打些什么。
很久,不再深深的用心的去述说生命的故事。
很久,不再想对任何人有所依赖有所期待。
很久,一个人习惯得很快乐很自在很幸福很感恩也不再明白孤单是什么滋味。
过去的日子,少了许多包袱,所以也少了许多悲伤和无谓的感触。
一句很久以后的你好吗,其实到底什么叫做过得好不好;平安健康,就很好。
有些感情随着时光而转淡,来来去去得有点麻木,告诉自己,不要投入太多,就好。

在想,我们究竟要成为多少次别人,最终才能够成为自己。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曾经害怕自己过于多愁善感,现在却害怕自己成为一个没有感情的动物。
我害怕这一切的不知不觉。

有了依赖,又如何?
活在当下就好。
只能这样。
选择权就是,不管一个人,还是当能有个肩膀依靠,我会答应自己,一定要选择让自己更快乐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