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5 January 2018

愿我们能过一个谁都不是谁的一天


仿佛还是昨天,原来昨天已经很遥远。

以为自己才刚从印度回马,原来晃了晃,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
以为自己才要出国留学,那一刻离别的心情依然历历在目,原来日复一日,已经是八年前的事了。
以为自己才刚从中学毕业,正准备踏入KTT,为印度留学准备;依稀记得那个只会读书的自己,那些考场的回忆,躺在球场淋雨的疯狂;原来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

以为自己是昨天才看了五月天的演唱会。
以为自己是昨天才从一个walter mitty 冒险回来。
以为自己在昨天还是那个拼了命去实践心中的一个小愿望的自己。
以为自己在昨天还是那个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那个少年。
以为自己是昨天才失恋的。
以为自己是在昨天才更新了部落格。

后来的我,十年后的我。

一月一号前,朋友记了张明信片告诉我说:“我还记得那个你,充满热忱,聆听者,有梦想,有责任感,爱笑的那个你。”

我对这那些文字,笑了笑,纵使现在的生活面对更多的感触,但现在的我,怎么变得那么冷漠那么现实?冷漠得想在部落打下一些文字都不知从何说起;现实得想打个简讯问候或回复朋友,都觉得累;直至一早起来有五六百条未读简讯都是和工作有关的。

直至读到朋友说的一句:请学会阅读,学会承担,学会细心,学会品味;但请不要放弃你的天真和善良。
疲惫内心停顿了一下,窥探自己心中一个还尚未崩溃的地方。

陈绮贞说:每一天睁开眼,我们都是浮游;平平凡凡生活,轰轰烈烈追逐一个梦;一眨眼,我们都只不过是感情过剩的花朵,除了快乐,别无所求。

后来的你,最想要的,其实是什么?原来,后来的我,最渴望的,只是平凡。

日复一日的繁忙和紧急事件,快速走过医院的角落,有个看护为我开了门,笑了笑对我说:“医生,我每次看你来来回回走了那么远,走得那么快,真的好累。”我笑了笑,说,“这是我的工作啊”,赶紧我的脚步。他在我背后大声说了一声:“医生,谢谢你。”我回头望了一下,问,“为什么?”。他说:“谢谢你帮了那么多人,谢谢你救了好多人。”

心中默默对他说了一声:也谢谢你。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 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 才是唯一的答案

Sunday, 26 March 2017

重要吗?

有些日子再煎熬,却仿佛变得无所谓了。
因为快乐。
因为真真切切地被疼爱着。
现阶段最迷茫的是因为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却还是充满了感恩。
朋友问我:有没有想过,你要成为怎样的医生?
我说:五年前的我,或许会滔滔不绝的对你述说很多梦想。现在的我,只想活在当下和现实。

说真的。长大了。对于很多事,人,他人的评语;都不那么介意。
不需要对任何人埋怨。
不需要对任何人的期待。
学会了成为自己的垃圾桶。
只要记得做自己。
这样,会得到很多预想不到的美好。

我说:谢谢你让我快乐。
你说:谢谢你教会了我善良与单纯的付出。


短短四个月,
还记得在半夜两点on call陪我复习考试的你。
还记得每每我差点因为糊涂被screw的时候帮我顶着的你。
还记得每次back up 我的你。
还记得每次对我说:“你还有我们” 的你。
还记得每次看到我stress的脸却反而爱作弄我只因为要看到我爆笑和气爆的脸的你。
还记得总爱对我说“笑一个啦”的你。
还记得包容我愚蠢至上并不停鼓励我的你。
还记得总是关心我吃了没的你。
我一直问我自己,为什么值得你们的好和疼爱。

很多记忆将会渐渐被遗忘,因为已经没有记录的习惯了。
普通平凡的日子却会轻易把这一切当成理所当然,直到当你开始想念的时候才会发现幸福就在当下。
可是,还重要吗?
重要的是,我知道,曾经有你们,好幸福。
只要对我好的人快乐,我也会快乐。
剩下的日子也即将流逝,是珍惜和有点失落,但也不需要刻意地想念。
下一站的人与故事,交给命运。

Saturday, 11 March 2017

两半


过了那种 “it is okay to cry” 的年龄,以为自己是坚强的。
不知道累,是因为负面的元素的累积,还是因为找不到适合的出口。
那天告诉朋友,每当有人对我好的时候,我会很感动,因为总觉得许多的幸福不是理所当然的。朋友说,是不是以前经历了些什么?我笑了,仿佛觉得过去是发生了很多事,但却怎么都想不起了。

我忘了某个部分的timeline,证明我也失去了某个部分的自己。


我的世界还是被分成了两半。
一个是努力在生活struggle成为更快乐更好的自己。
另一个,是支离破碎的自己。


皮肤被夕阳照射时,很幸福。


不想上班。


我很好。

Friday, 16 December 2016

很久


很久,不知道该在键盘上打些什么。
很久,不再深深的用心的去述说生命的故事。
很久,不再想对任何人有所依赖有所期待。
很久,一个人习惯得很快乐很自在很幸福很感恩也不再明白孤单是什么滋味。
过去的日子,少了许多包袱,所以也少了许多悲伤和无谓的感触。
一句很久以后的你好吗,其实到底什么叫做过得好不好;平安健康,就很好。
有些感情随着时光而转淡,来来去去得有点麻木,告诉自己,不要投入太多,就好。

在想,我们究竟要成为多少次别人,最终才能够成为自己。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曾经害怕自己过于多愁善感,现在却害怕自己成为一个没有感情的动物。
我害怕这一切的不知不觉。

有了依赖,又如何?
活在当下就好。
只能这样。
选择权就是,不管一个人,还是当能有个肩膀依靠,我会答应自己,一定要选择让自己更快乐的方式。

Sunday, 24 July 2016

最美好的时光


已经忘了以往对文字的热衷,至少一个月坚持一篇文章的更新。
在等待houseman placement的这段没有头绪的日子,既然早已知道了这里的system是这样,所以也不想一直complain或期待什么。生命给我什么,我就感激什么;上天却让我在新加波寻觅到这份aesthetic consultant 的工作,对一个在印度生活那么多年的我的确是个很不同的体验,日子虽然忙碌却过得很充实很快乐。
朋友从曼谷寄来一份明信片,写着:“许多事情无法一一向你述说,只能说,我受伤了,下一站会是一个人的旅行,不用担心我。”
那天你在飞机场告诉我你很需要我,而打了通电话给我时,我除了心疼你,却也无能为力。再多的安慰和拥抱也只是配角,空虚的心灵需要的是时间和领悟,曾经经历的坎坷不算什么但也一样遍体鳞伤,只希望你能过得好好的,而且比以往更快乐。

过去的半年,完成了印度一个人的背包旅行,毕业回马享受天伦之乐,抱着脚伤完成半马拉松,到后来的现在,一边工作一边旅行的生活。
过去的经历让人跌倒但不是让人自暴自弃,反而应该更勇敢更聪明更珍惜现在的一切,更看清许多人和事,但不管怎样,我更是坚信自己是被上天爱着的。
爱上这个城市,爱上这般生活,爱上这个不属于自己的身份,怎么办。

Sunday, 22 May 2016

这段没有写日记的日子

想念印度。


想念她的神秘与色彩斑驳。想念她的喧哗和肮脏。想念她最丑陋的美丽。想念着我对她的翻白眼。
想念朋友可以让我笑到停不下来的滑稽。想念他们给过我的感动与珍惜。想念他们让我一直在想着为什么我值得他们的好的那些当下。想念陈旧照片里的笑容和最真挚的友情。想念自己在面对挫折时的崩溃和后来的勇敢。想念每次旅行出走的勇气和疯狂。想念当在为生命寻找答案时离自己内心最深处的那一刻。

走在Moving on 的这个阶段,所有早已离开生活的一叠又一叠重重的记忆却犹如闪电般快速上演着;这样的想念,带有一点点的忧郁,却又酝酿出成长的幸福感。如果让那些泪水和微笑再次穿过我的心房细细品味,我想我愿意。

Monday, 18 April 2016

转折点

“Where is life? It is lost in living.
Where is wisdom? It is lost in knowledge.
Where is knowledge? It is lost in information.”


印度的最后一页,我选择了在拉达克的Mahabodhi展开一个人的心灵之旅。
在春季和夏季之交的季节,偶尔会下着小雪,偶尔的后来,梅花也渐渐盛开了。
因为电线被雪遮盖和压着,所以度过了与外界没有联系的日子,常常突发其想的问自己,已在哪个时间的dimension上。
寒冷的零下摄氏,我和师父坐在屋内取暖,师父教我如何喝butter tea,我们望着眼前的雪山,谈着天气与人性的变化,谈着生与死,谈着善良和险恶的人心。
后来遇见了一位来自斯里兰卡的师父,我们谈了许多关于生命的课题。
我问师父,生命的意义是不是没有意义;他微笑地点了点头说,你终于领悟了。


朋友问我,拉达克的人怎么样。
我说,如果你的肚子饿了,他们也肚子饿了,而他们只有两粒面包,他们会把那两粒面包全部都给了你,而不留给自己。

想起了达赖喇嘛说的一句名言:這個世界不需要更多成功的人, 但是
迫切需要各式各樣能夠帶來和平的人, 能夠療瘉的人,能夠
修復的人, 會說故事的人,還有懂愛的人。


六年了。
我也终于回到家了。人事已非。
我,还是我。只是成了一个多了一些故事的我。有泪。有笑。
还有感动。